首頁 行業資訊 PPP論壇 PPP學院 活動沙龍 綜合服務 關于我們 大數據 項目庫 注冊 登錄
中國PPP門戶網_PPP模式_PPP行業_PPP資訊_PPP咨詢_PPP大數據_ppp項目_PPP培訓_PPP案例_PPP導航_PPP專家_PPP全程一站式服務

【PPP融資論壇】圓桌論壇——共建PPP“一帶一路”

  •  來源:新浪財經

    “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中國國債協會會長、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一帶一路”PPP發展研究中心聯席主任孫曉霞出席并主持圓桌主題論壇二:共建PPP“一帶一路”,多位專家嘉賓分享了各自的意見。

     

    Mark Merlyn Moseley:PPP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受益

    全球基礎設施中心代理首席執行官兼首席運營官Mark Merlyn Moseley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全球基礎設施中心代理首席執行官兼首席運營官Mark Merlyn Moseley出席并演講。

    其表示PPP現在已經證明了是成功的模式,而且能夠投入到很多大量的項目。“一帶一路”的項目基本是連接性的項目,需要很多的基礎設施建設,包括高鐵、鐵路項目等。

    他認為,如果國家們和政府機構間能有很好的合作,ppp項目就能真正能給“一帶一路”國家帶來很多收益。

    以下為演講實錄:

    Mark Merlyn Moseley:謝謝孫曉霞女士對我的介紹,同時我也要感謝中國PPP中心,感謝焦小平主任,感謝有這樣的機會來給大家作主旨演講。

    女士們,先生們,其實在我一開始講的時候,我想說的是,我們看到了全球基礎設施中心以及中國PPP中心,其實已經建立了很好的合作關系,我們的合作非常緊密。在過去的兩年中,一直看到了這樣的合作,就像今天,我們也看到簽訂了這樣的合作備忘錄,更多是希望在基礎設施方面,還有就是PPP方面,在未來有更多的合作。

    我今天主要是簡要講一講全球基礎設施中心的一些情況,或許有些人不太了解我們這個比較年輕的組織到底是做什么的,之后我會更多的講一講會有什么樣的機會以及什么樣的挑戰。尤其是我們在采用ppp模式的時候,作為一個關鍵的“一帶一路”倡議下,更關鍵要素的時候,會有什么樣的機會和挑戰。

    在2014年的時候,我們就有了這個想法,能夠打造一個平臺,去推動基礎設施的可持續發展,尤其是在G20的國家以及非G20的國家實現可持續性的基礎設施發展。我們像智庫一樣的,我們這個平臺在五個方面,尤其是在G20的框架下面來提供五個方面的任務或者是服務。一個方面是領先的實踐,尤其是要提供相關的工具給政府機構,來改善基礎設施。尤其是在社會資本參與到基礎設施的合作方面。比如說是通過PPP或者是其他類似的一些途徑,我們也會進行一些風險控制工具的開發,我們很高興看到了,現在有中國的PPP中心已經把這些工具轉化為了中文的版本。另外我們還有PPP的合同管理工具,這些工具也都是關于PPP在進行融資之后,如何進行這樣的合同履約,這也就是我們希望把這些經驗能夠轉到中國的PPP領域。

    還有一個在基礎設施和社會的平等方面,其實在前面,我們的視頻演講中也提到了社會公平,這就是我們所做的產品和服務,這些希望打造一種互動的關系。在我們的網站上有很多的資料和信息。在我們的網站上面有中文的版本以及英文的版本,這些工具都是供大家使用的。還有另外一個方面,也是我們的一個關注點,比如說投資方,我們幫他們進行數據庫,包括我們會有一個基礎設施展望的報告發布,這些都會去描述全球基礎設施的狀況。這就是我們在全球基礎設施中心,我們所做的一些主要工作,當然了,我們也會根據不同的國家,不同的行業開展分析?,F在我們已經涵蓋56個國家,最近我們甚至也包括進了非洲的一些國家,這些國家其實包括在G20的相關非洲項目中的一些國家。

    其實我們在做的,我們看到了有15萬億美元的缺口,我們需要真正的去彌補這樣的缺口,在我們的報告中也提到了,要實現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的一些目標,尤其是基礎設施方面的目標,就需要我們的這種協作。我們現在也是在世界聯合國2030年的議程上面落后的比較遠,現在很多人都說現在的報告,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在一些專門的領域、專門的行業,特別是在某些國家,所以他們都是覺得這樣的數據報告非常有用。另外一個就是關于多邊發展銀行,還有世界組織的,這也是我們G20的一個數據行動,我們也是提供相關的一些數據,特別是對于一些金融的監管者還有政策的制定者,以及相關的投資者,給他們提供相關的信息。

    第三點,我們還會提供全球基礎設施的管線,我們也是提供了很多的數據庫,我們在45個國家,包括中國都是有很廣泛的數據庫,我們也是看一下1000多個正在進行的項目,我們已經有800多個公司正在監測這些項目的進程和進展。這些數據庫是動態的,不僅僅是看一下項目的開始進程,其實它是跟蹤著項目,是從一開始的概念階段到在夠、到融資結束以及整個項目的運營,這些都是能夠在我們網站上找到的。

    第四點,我們的重點區域就是支持網絡,我們現在也是知道有非洲基礎設施網絡的行動,現在我們也看到有一些來自于非洲的政府組織機構,他們也是在和我們合作,包括是有一些關于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者的相關溝通平臺。另外一點,我們還是做了很多關于多邊發展銀行這樣一個數據的集合,我們讓很多的銀行參與到這個項目的討論。包括我們是提供國家到國家的分析,包括我們如何能夠在基礎設施投資項目上面進行跟蹤,看一看他們哪些是有效率的,特別是有一些關于采購的策略,還有監管的政策等等,我們非常開心,今日能夠宣布?,F在我們也有對外經貿大學,他們也是幫助我們把這方面的文件翻譯到了中文,很快能夠在我們網站上閱讀到中文的相關報告。

    另外一點,我想談一談是政府和社會資本PPP模式和“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關系。我們現在知道PPP可以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帶一路”是非常大型的倡議,它也是涉及到“一帶一路”沿線的很多國家,還有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經過我們做了很多的研究和分析,發布了關于基礎設施的展望報告,我們看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他們有很多是沒有能力去對他們的項目進行研究,特別是“一帶一路”的項目,而他們的人民是需要這種項目的。

    同時,我們可以看到像雙邊的一些項目,還有多邊的項目,他們只是單打獨斗的話,是沒有辦法完成這個項目。我們知道就像今天上午提到的一樣,我們需要更多社會資本的參與,這樣他們才能夠帶入一些社會資本來進入到這些基礎設施的項目發展。同時,我們也清楚地看到,現在我們應該能夠吸引一些全球高質量、優質的投資者。同時我們也是希望能夠建立起來一套高標準的要求,在和“一帶一路”倡議聯合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希望能夠成功,我們也做出承諾,能夠幫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他們能夠學到一些在PPP方面的最佳做法還有最高的標準。同時,我們如何能夠更加的實際,能夠使用PPP把它引入到“一帶一路”。

    我們知道PPP現在已經證明了是成功的模式,而且它是能夠投入到很多大量的項目,但是它也是需要政府大力的支持,能夠準備一些合同、協議。另外我們也是需要能夠面對一些及其復雜的交易,這些交易,我們需要能夠設計出一些工具,需要讓這個項目和資金達到一定的規模,我們同時也意識到“一帶一路”的項目,基本都是連接性的項目,我們需要很多的基礎設施建設。比如說包括高鐵項目,還有鐵路的項目,這些連接性的項目,能夠帶來巨大的經濟效應,特別是能夠提供促進很多國家之間的貿易、交流。但是在這個方面實行PPP模式,其實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我們需要在每一個采購的國家都和政府機構有很好的合作,但是現在不僅僅是各國的標準不一樣,我們的PPP項目真正是能給“一帶一路”國家帶來很多的收益。

    PPP能夠成為工具的一部分,能夠讓政府去看一下“一帶一路”倡議的潛力,如果政府想開始“一帶一路”項目的話,我們也知道基礎設施中心也是愿意“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政府,來采取PPP的模式,因為我們能夠提供很多相應的經驗和最佳實踐。當然,我們還能夠集合所有的知識,提供相關有益的建議。好了,非常感謝今天的主辦方邀請我們全球基礎設施中心來參加這次會議,這是一次非常好的機會,謝謝大家!

    Hamza Malik:建議構建一個國家層面的PPP框架

    聯合國亞太經社會宏觀經濟政策和融資發展司司長Hamza Malik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聯合國亞太經社會宏觀經濟政策和融資發展司司長Hamza Malik出席并發言。

    Hamza Malik表示,現在跨國PPP項目開展起來還有一定難度,各國營商環境不同,風險非常大。他建議,打破孤島,加強協作,出臺立法,建立一個國家層面的PPP框架來支持PPP的發展。

    “比如說我們希望跟中國PPP的中心區合作,打造一個區域PPP基礎設施,對我們未來PPP的發展有更大的貢獻,實現整個區域更加融合的發展。”Hamza Malik說。

    以下為演講實錄:

    Hamza Malik:非常感謝孫女士的精彩介紹以及這樣一個機會,感謝中國財政部PPP中心主任周小平,能夠邀請我來參與本次的論壇,對過去他們給予我的合作和支持表示感謝,今天,我主要是來看一下PPP項目所面臨的這樣一些挑戰。我也會說一下我們現在考慮的一些行動。

    為了提高區域的連接性,特別是在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以后,現在是有很多的原因造成全球的需求減弱,而且我們知道很多的貿易業面臨很多的挑戰,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帶一路”的倡議應該是一個長期發展的一個戰略,是能夠提高歐亞大陸的連接性。我們知道跨境的基礎設施的建設,也能成為推動經濟增長的因素。包括是推動一些國際的貿易,還有國際的投資等,那么我們知道現在跨境的基礎設施的項目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它也是能夠促進聯合國2030年議程的實現,我們現在也要看一下如何開發出一個可靠的跨境的基礎設施,也能提供很好的經濟增長的機會,而且給各國人民謀福祉?,F在,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基礎設施建設和項目還未融到資,因為有些項目比想像得更加復雜,這比國際性一般性的項目更加復雜,所以現在是對很多項目的融資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F在,我知道PPP應該是政府可以考慮的一種模式。

    首先給大家分享幾個案例,就是我們面臨的挑戰,有一些國家想要跨境PPP項目的時候,他們面臨的問題。比如說很明顯的就是在政府資源方面的安排上會有很多的復雜性,因為需要各國政府之間的合作,沒有政府之間的協調是很難去吸引社會的資本,但是這并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因為它也是越來越復雜了,越來越有難度了。因為這涉及到同的政府之間的政策,各國的營商環境也不一樣,像采購、建設,還有地皮的購買,這在各國的政策都不一樣,每個國家甚至還會有一定的保護政策,所以這也是給一些社會資本帶來了困難。

    我們知道現在很多的項目是有風險的,因為有一些國家他們的營商環境非常非常差,這個風險非常大。而且還有一些政策的風險,比如說政體的改變,包括還有政府職責的改變,政策的改變,這對吸引部門的投資者來說,都是非常大的風險,他們希望合同如約履行,而且希望能夠受到法律框架的保護。所以現在有可能不同的國家之間的政策改變了,這個項目就停滯了,所以我們也看到了跨境的PPP的項目通道都是大型的,所以競爭也是很激烈的?,F在有一些人力資源還有財務、金融方面,還有技術方面都是需要投入很多的資源,所以當社會資本來進行投標的時候,他們也要想一下如何在資源方面進行調節?,F在很多地方的社會資源也是不平衡的。

    現在我們再想一想政府應該怎樣決策呢?首先第一點,政府應該在國家層面打造一個良好的機制,我們需要支持區域性的平臺,我們需要進行一些經驗的共享和分享,有這些才能起到一個更強的透明性,尤其是在風險等方面有一些透明性。更為重要的是進行社會資本的融入以后,我們需要制訂一些清晰的規則和要求,尤其是在風險的分擔方面,以及很強的智力和能力。所以我們PPP的能力需要合作伙伴關系管理的能力,尤其是在跨境項目實施的時候,這些項目我們必須要打破一些孤島,我們需要一些協作,包括資本市場的,以及我們國家的經濟、基礎設施等領域的一些合作。必須要有這種協作,才能去做深入這樣的項目執行。

    所以需要一個國家層面的PPP框架,我們需要有國有企業、私營企業。在中國,我們希望是看到有這樣一些框架。還有一個是需要很強的意愿來支持PPP,尤其是在立法的方面,還有能夠保證PPP方項目的執行。所以比如說我們也希望跟中國PPP的中心區合作,打造一個區域的這樣一個PPP基礎設施,融資的礦我們相信框架和網絡對我們未來PPP的發展是有更大的貢獻,實現整個區域更加融合性的發展和可持續的發展。

    謝謝大家的聆聽!

    中信里昂證券唐臻怡:市場呼吁PPP升級到2.0版本

    中信里昂證券董事長唐臻怡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中信里昂證券董事長唐臻怡出席并發言。

    其表示目前PPP項目多是1.0版本,注重公共性。但隨著PPP項目的建成,這些借款國家需要還債。這就呼喚“一帶一路”和PPP進入2.0版本,唐臻怡稱,2.0版本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Partnership,伙伴關系,通過創新的方式對接雙方市場,實現PPP項目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持續發展。

    以下為演講實錄:

    唐臻怡:今天大會組織方交給我的議題談一談PPP在整個“一帶一路”過程中涉及到的金融創新方面的想法。

    其實我覺得金融創新這個題目很大,因為我經常說,我們現在要把“一帶一路”和PPP這些新的倡議進行一些階段性的反思或者叫重新的梳理,“一帶一路”的倡議從提出到現在,也差不多五六年、六七年了,從我們在現場的一些感受,我感覺前五六年是1.0版本,在1.0版本最顯著的一個特色PPP里面是起決定性作用的是第一個P,Public。

    今年1月份,我本人去了一趟巴基斯坦,我們和他們有深度溝通,中巴經濟走廊的一些工作。我非常的驚訝,他們就說我們在巴基斯坦的發電領域,我已經不再需要新增貸款了,我們當時是想給他,有什么需要貸款的,我們來組織,他說我們現在缺的是能夠把你們中國各個省對我們對口援建不同的電站連接起來,同時這是我們國家向你們國家借的貸款,我是需要還的,我不知道怎么還。不知道怎么把發電量和市場連接起來。

    我就覺得這里面,實際上真正的市場在呼喚,這些國家在呼喚,呼喚我們的“一帶一路”也好,PPP的倡議也好,進入到我個人所謂的2.0版本。2.0版本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創新,PPP第三個P,Partnership,把頭兩個P更好的連接起來,這個一定要通過金融創新的手段,金融創新的方式來做,我不想花很多的時間聊所有的金融創新工具,金融創新的產品是怎么去做,只要把相關的產業,相關的投資能夠真正和國際的資本市場,和中國的資本市場連接在一起,那么這一點,尤其把像我們這樣的投資銀行,無論是中資還是國際的投資銀行,能夠在三個P的過程中發揮連接的作用,創新的作用,自然而然產品模式創新都不在話下。

    我們舉個例子,中信里昂是中信證券(17.040, -0.10, -0.58%)全資擁有的海外業務平臺,我們現在正在菲律賓建造新的機場,在機場建造過程中,因為我們是投行,首先要保證這個項目,我說的直白一些,這個項目能賣的出去。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首先要面對的是一些匯率風險,菲律賓的比索匯率這么不穩定,假設人民幣的貸款進去以后,怎么樣進行對沖。自動帶相關協議里面引入了人民幣和比索的結算機制,在資本市場進行對沖,這就是典型的金融創新方式。如果是傳統“一帶一路”,以援建為主的方式來做,恐怕沒有人特別關注這件事情,所以金融創新再從根源上的一些想法,要把大家的受助國相互的金融創新理念放在同樣的水平線上。

    很簡單,如果這些國家只是依賴我們給的單獨援建,不是受到金融市場壓力的話,其實對它改革自己的經濟發展模式,都沒有很強大的動力。我們作為一個出資方,也是這樣的,沒有很好市場創新的機制和金融創新機制在里面的話,沒有人會真正對這一筆貸款負責任。

    最后一點我想說,我們也經??吹揭恍┪鞣降拿襟w對中國現在的PPP,我們走出去,我們的“一帶一路”會給當地國家造成債務負擔。中國其實已經做了很多方面的努力,能夠把我們國際的援助也好,國際金融活動也好,更加的國際化。我們看到了中國成立的亞投行,中國正在更多地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這樣的機構在一起用全球最先進的保障政策、監督檢查的政策,來把我們的金融創新理念和機制帶到整個“一帶一路”和PPP的過程中,我覺得這是一個更加廣義上把PPP這個模式通過金融創新的抓手在“一帶一路”這個倡議中,能夠發揮到更加積極的,更加長遠的,更加可持續性作用的體現,也就是我所謂的2.0版本,謝謝!

    肖鳳懷:中國大部分企業都不具備“嫁接”他國的能力

    商務部中國國際經濟技術交流中心副主任肖鳳懷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商務部中國國際經濟技術交流中心副主任肖鳳懷出席并發言。

    其表示現在的中國企業已經具備了走出去參與PPP市場進行合作的能力,但他也認為,對于大多數企業而言,要采取慎重的態度。“不是說我們企業的管理水平不夠,人才儲備水平不夠,經驗不夠豐富。”肖鳳懷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的企業還不具備在廣大發展中國家進行“嫁接”的能力。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建議政府部門重點在以下三個領域做一些基礎性的工作:

    第一,利用聯合國機構基金、國際NGO基金或者是其他的基金,到有具備意愿和有一定基礎條件的國家開展能力建設項目。

    第二,幫助這些國家建設項目指揮部,讓他們有一定的積累。

    第三,建議中國政府對外援助資金可以一部分投到這一領域來。

    以下為演講實錄:

    肖鳳懷: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今天下午能參與這一論壇我感覺到非常榮幸和高興,但是多少有點誠惶誠恐,為什么這樣說?因為我本人對PPP既無理論研究,又無實踐經驗,所以參與這一個會議,感覺到很惶恐。但是對于我來說是一件好事,畢竟通過這兩天的會議讓我學到很多的東西,增長見識。下面我想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單位,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我們這一單位。

    我們單位名字叫“中國國際經濟技術交流中心”,是商務部下屬的機構。我們這一名字很容易跟周副總理創建的機構重,他的名字里面如果把我們的“技術”兩個字拿掉就是他們,把他們的名字添上“技術”兩個字就是我們。有時候我開玩笑說他們那個單位沒有技術含量。

    我們這個單位現在主要是四個板塊:第一個是跟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公共發展組織在華合作;第二個是中國政府對外援助一般物資項目的管理;第三個板塊是我們對外援助培訓項目的管理,第四個是南南基金合作項目的管理。所以我們交流中心由過去執行聯合國項目的身份,轉為主要是中國政府對外援建的項目。

    說起我們單位跟PPP還是有淵源的。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最早交流中心通過聯合國有關組織,把BOT(build-operate-transfer)的概念引入中國,幫助當時的國家紀委等有關部門制訂了政策框架、協議文本、操作指南等基礎性文件,也幫助一些地方政府完成了一些BOT項目的招標工作。這一年我們的業務做了轉型,對于政府工作參與不多。但是新的項目當中,南南基金也有以PPP方式操作的,將來恐怕這是一個發展的方向。通過這兩天的會議,我感覺到咱們在PPP領域,中國已經取得了巨大的進步,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當然了,教訓也不少。但是無論是經驗還是教訓,對于后期我們進一步做好項目,我覺得都是無價之寶。

    現在我們的企業我覺得已經具備了走出去參與PPP市場進行合作的能力和水平,但是就我個人的觀點而言,是否現在我們的企業就可以往外走,至少我個人不贊成這樣的說法。當然我們不反對個別優秀的企業直接出去參與國際市場的PPP競爭。但是對于大多數企業而言,我建議采取慎重的態度。為什么?不是說我們企業的管理水平不夠,人才儲備水平不夠,經驗不夠豐富。最重要的原因我覺得是在廣大的發展中國家可能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還不具備嫁接能力。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個人的觀點建議政府部門,行業主管部門重點在以下三個領域做一些基礎性的工作:

    第一個是我們可以利用聯合國機構基金,國際NGO基金或者是其他的基金到具備意愿和有一定基礎條件的國家開展能力建設項目。

    第二個方面是幫助這些國家建設項目指揮部,讓他們有一定的積累。

    第三個我建議中國政府對外援助資金可以一部分投到這一領域來,當然了,我說這個話有點不大負責任,因為我畢竟不是中國對外援助的決策部門,而我只是一個執行機構。但是我相信也不會有人追究我的責任。

    時間有限,我能說的可能就是這么多,也歡迎大家就援外的業務和其他的事情與我們交流中心多交流,我一輩子沒干別的,就干了對外援助,這方面有很多的感受和體驗。干了這么多年,我看到很多成功的案例,當然看到更多的是失敗的案例,無論是貿易、投資還是工程承包,說不定我這些經驗能夠為在座的企業家們提供一些借鑒,謝謝大家!

    Vongsy Sam:柬埔寨PPP已占據GDP17%的比重

    柬埔寨經濟財政部中央PPP中心主任Vongsy Sam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柬埔寨經濟財政部中央PPP中心主任Vongsy Sam出席并發言。

    近年來,柬埔寨經濟發展迅速。從2016年開始,已經步入了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時代。Vongsy Som稱,“我們希望能夠到2030讓經濟的體量增大三倍。”談到柬埔寨PPP的發展,Vongsy Som說,現在PPP已經占了17%的GDP,而且柬埔寨希望到2030年有進一步的增長。

    以下為演講實錄:

    Vongsy Som:非常感謝孫曉霞女士精彩的介紹,今天我想講的是關于在柬埔寨目前PPP的進展情況,就像大家知道柬埔寨現在的經濟在過去的十年進展非??焖?,現在它也是從2016年開始,已經步入了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時代,現在我們希望能夠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進步。我們也希望能夠到2030讓經濟的體量增大三倍,現在我們的PPP已經占了17%的GDP,我們而且希望到2030年有進一步的增長。

    現在我們的政府也是給了很多的支持,不僅僅是根據國家的財政預算,而且我們也知道很多的基礎設施建設,也不能夠僅僅依靠國家產生預算,還是需要很多社會資本的融入。我們希望,如果柬埔寨2030年的愿景,有社會資本的支持,應該是非常好的貢獻。

    我們知道這個也是有很多的途徑,我們知道當時柬埔寨發展是處在早期的時期,但是現在我們希望能夠看到更好的成果。當然了,我們也知道有很多的風險,我們需要去管理這些風險,柬埔寨已經意識到了PPP方面的風險,我們也是建立起來PPP的框架,也主要是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說了一下PPP應該推進的方式,特別是在我們當前的發展階段之下。

    第二,我們也是做了很多法律框架的制定,我們如何能夠在PPP領域吸引社會資本的進入。

    第三,在運營方面,我們如何能夠做好準備以及采購,還有關于PPP項目合同的制定。我們還有很好的制度框架,我們也是有很清晰的路線,如何能夠進一步的改善PPP項目的推進。

    在財政方面,我們也做了很多的研究,同時我們也是在政府方面做了大量的準備,希望能夠推動PPP項目的正常運作?,F在我們的PPP框架各個方面都已經建立起來了,特別是在法務的框架上面,雖然現在沒有辦法囊括所有類型的PPP項目和PPP合同,但是我們也知道現在,如果讓這個法律框架非常完美的話,也是有很多困難的話,但是我們還是盡量希望能夠建立起來一些標準的流程,包括是從項目的招標到合同的管理等等,我們希望能夠都建立起來一套標準的流程。

    現在政府已經非常的重視這方面,我們也知道在很多方面,我們做了大量的改進,而且在運營方面,我們也建立起來一套框架。而且我們也是針對了2019年建立起來了一個框架,我們相信這個框架會進一步的完善。我們還有一個任務,希望能夠對PPP的項目有很好的決策機制。在去年,在我們的柬埔寨經濟財政部專門建立起來PPP中心,我們也希望能夠讓PPP做很多很充分的準備,進行PPP計劃的管理。

    最后一點,我們知道在政府的支持機制上面,我們也是有很大的希望,我們覺得政府的角色在PPP項目的進展過程中,會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現在也是進行了很多風險防控的評估工作,我們必須有融資的,進行社會資本的融資,因為現在國家的財政預算非常緊張,我們也知道社會資本是不可或缺的一個力量,我們必須要找到社會資本方面的合作伙伴,來共同進行公共的項目。

    我相信,柬埔寨已經參加了很多關于PPP的國際性會議,我們也是學習到了很多相關的經驗,我們相信學到的這些法規經驗,也可以納入到我們的框架建立上面,我們非常感謝中國財政部PPP中心能夠邀請我們來參加這次會議,給我們這次學習的機會,非常謝謝!

    中信建設梁傳新:關注PPP項目的技術風險

    中信建設有限責任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梁傳新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中信建設有限責任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梁傳新出席并發言。

    其表示在海外做PPP項目和在國內做PPP項目有很多的相似之處,也有很多不同的特點和要求。大家都知道有不可避免有政治風險、商業風險、財稅風險、法律風險、治安風險等。但梁傳新認為,技術風險是一個不被大家重視的風險,但確實很重要,“在技術風險上經常出問題”。

    以下為演講實錄:

    梁傳新: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榮幸參與這一論壇。中信建設成立三十多年來,形成了我們極具中信特色的聯合艦隊的商業模式,在國內外承擔了一系列的重大項目,包括PPP項目。在國內,我們第一個吃螃蟹承擔大型PPP的項目,就是國家體育場——“鳥巢”?,F在還有多項大型的PPP項目在實施中,近年來,我們在重點海外市場也積極開展PPP項目。比如說在白俄羅斯,與當地政府投資建設了汽車廠,現在已經下線。在英國,以政府出地,平臺公司出錢的方式投資并實施了倫敦阿爾波特亞洲商務港的開發。本月8號,我們又剛剛簽署了緬甸皎漂深水港的項目總投資72億美元,分四期建設,第一期是13億美元。

    “一帶一路”戰略為我們中國企業走出去轉型升級提供了難得的機會,在海外做PPP項目和在國內做PPP項目有很多的相似之處,也有很多不同的特點和要求。我們認為共商、共建、共享、共贏的合作理念為我們提供了PPP國際合作很好的方法論,可以說是黃金法則。

    今天我以緬甸皎漂深水港為案例分享我們的體會。

    共商,簡單來說就是為業主要做好前期服務,要讀懂業主讀懂當地真正的需求,尊重業主的意愿。積極地幫助業主研究和策劃項目,做好前期服務。緬甸這一項目歷時十年。早在2009年,中信建設組織專家團隊與緬方密切溝通合作,我們歷時兩年,無償完成了項目的可行性研究和規劃。后來因為種種原因項目停滯了一段時間,2014年啟動面向國際招標,2015年底12月份,中信牽頭的國際企業聯合體中標。中標以后,與兩任緬甸政府進行了多達一百多次的密集商務談判和溝通,針對緬方提出的新要求,比如說增加緬方股權的比例,有條件地分析開發,減少一系列的投資,盡量減少政府的出資額。我們都給予充分尊重,認真考慮。在不違背國際商業慣例,不損害項目商業利益的前提下都給予了積極考慮。本月8號協議成功簽署,是共商理念最好的體現。

    共建,我們覺得企業應該是有比較強的資源整合能力,我們中信集團金融全牌照,還涉足56個非金融行業,內部協同優勢明顯。另外中信形成的聯合艦隊,抱團出海與多個企業必要的時候形成聯合優勢,緬甸這一項目就是我們聯合了泰國的正大集團、招商局還有中國港灣四家組成的一個聯合體。另外,共建還要充分與當地的企業進行合作。中方投資70%,緬方投資30%,我們在建設過程中也不會將來只是中方吃獨食,我們將會向國際公司開放,那么在經濟、環境影響和評價方面,我們計劃聘請國際第三方公司承擔,還請國際公司參與可行性研究和設計,當地的分包商及其材料商我們也會積極配合和使用。盡量增加緬方管理人員的數量,我們預計在這一項目投入運營以后,90%的管理崗位將會由緬甸當地公民承擔。

    共享,大家知道共享是形成共同利益的基礎,也是推進項目的關鍵。我們項目位于緬甸的西海岸,地理位置優越,項目的建成將會徹底激活緬甸西北部的經濟,促進緬甸全境均衡的發展。我們以“港口+工業園”的模式,也可以促進緬甸當地加工業和制造業的升級。在主要的經營特許區內,這一項目會為緬方提供10萬以上的直接就業崗位。項目不僅促進當地的經濟振興,也與我們國家的西部云南、廣西,西北開發、沿邊開發的海陸聯合發展形成了更加廣泛的影響。說到共商、共建、共享,我們PPP項目雙贏就水到渠成。

    我以我個人常駐海外的經驗來講,在國外做項目,無論是PPP項目,都不可避免有政治風險、商業風險、財稅風險、法律風險、治安風險等。就我個人參與的案例來講,我的回答可能大家是意料之外。我覺得是技術風險,大家可能不被重視。想到的匯率風險大家會規避,政治風險大家會關注很緊,但是在技術風險上經常出問題,我們中心我是參與過案例處理。

    十年前,我們在巴西建了一個焦化廠,這一焦化廠的合同差不多是三億歐元,業主是德國的蒂森克虜伯,這一項目由于技術上的原因,被對方索賠,代價非常慘重。商務合同簽得很好,但是涉及技術管理和技術本身確實出了問題,不是說我們的技術不行,不是中國的產品是好,是我們國外的設計標準規范和一系列的要求,咱們了解得不夠,或者是不夠尊重和重視,最終我們這個項目最大責任限度的覆蓋是10%,按說我們賠三千萬就到頂了,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的,按照合同約定的法律仲裁是由于技術上的原因,是不受限制的,按照瑞士法律的解釋。所以最后我們是無上限的賠了這個項目。

    另外我們兄弟公司,像早期年的沙特輕軌項目等,很重要的還是有技術管理方面的原因,所以我會讓我們的兄弟公司在國外做項目,大家經常講的政治風險、商業風險等這些都有專業的工具,有像安永這樣的公司幫助我們。而技術管理方面不要小看,十年以來,我們所有的項目都會把技術風險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謝謝大家!

    劉燁:中國PPP市場和政策處于全球領先水平

    安永(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基礎設施和項目融資合伙人劉燁        

    新浪財經訊 由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主辦的“2018第四屆中國PPP融資論壇”于11月22-23日在上海舉行,安永(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基礎設施和項目融資合伙人劉燁出席并發言。

    劉燁稱,基于安永全球基建的相關經驗,他認為目前中國PPP市場的發展以及政策和制度框架處于全球的領先水平。如果沿線國家能夠借鑒這些相關的經驗,將有助于這些國家自身的PPP制度,乃至投資環境的建設有比較大的提升。

    以下為演講實錄:

    劉燁:謝謝孫會長,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感謝PPP中心的邀請,能夠有機會參與本次論壇,和各位去交流。大會給我的分享的主題是PPP和中國方案,如何助力“一帶一路”的基建投資。其實前面各位嘉賓也都講了非常多,也都講的非常好,我的主題可能各位嘉賓都有所涉及,我簡要介紹一下。

    首先我會從兩個方面來進行討論,大家都知道在PPP來講,政府和投資者是密不可分的兩個主要的主體。第一個方面,像肖主任說的,如何通過借鑒中國的方案,中國先進的經驗來助力“一帶一路”國家自身的PPP項目能力建設,特別是政府方面的能力建設。第二個方面,我們作為投資者,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國投資者,如何借鑒PPP先進的理念,能夠實現更有效、更安全的投資。

    首先基于我們安永全球基建的相關經驗,我們認為目前在中國PPP市場的發展以及政策和制度框架建設方面,其實是處于全球的領先水平,如果沿線國家能夠借鑒這些相關的經驗,將有助于這些國家自身的PPP制度,乃至投資環境的建設有比較大的提升。具體可能有幾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標準化的流程和合同文本。在我們國家,PPP中心財政部已經建立了標準的PPP相關的操作流程,同時發布了PPP操作指南和示范合同,也在制定各個文本。但是在“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按照我們的經驗,有一些國家沒有完善的PPP政策,也沒有標準化的合同,有的時候就需要我們的投資者,包括安永的客戶花費大量的時間和成本用于和所在國談判頂層設計和合同框架以及特別細節的合同安排。此外,也會造成同類項目上,不同投資者可能所適用的合同是不一樣的,在不同的投資者當中,可能有些投資者是遭到了差別化、不公平的待遇,不是一視同仁的。這樣的合同,缺乏標準的合同,也會導致部分項目的合同過于簡單,不夠嚴密,可能會為項目后續的執行造成隱患,也會對這些項目實現項目融資,可融性有一定的風險和困難。按照我們的經驗,我們認為有助于實現項目的規范實施,提高項目的透明度,降低風險和降低交易成本。

    第二個方面,政府對于項目有顯著的財政資金,在“一帶一路”國家,當地股東缺乏投資能力以及項目的合同對手方缺乏履約能力,成為項目的主要制約因素之一。所在國政府也可以參考,像中國一樣設立專門的PPP支持基金,既能夠代表該國對于基礎設施項目的政治承諾,也能有效緩解項目股東出資不足和為河東對手方的履約提供增信。

    第三個方面,大規模的示范項目,財政部已經評選出四批超過千億的示范項目,總量超過一萬億元,這在全國也是領先的。“一帶一路”國家也可以通過設立示范項目,激活PPP市場動能,印證市場吸引力,并通過示范項目能夠使投資者充分了解本國的項目運作流程和規范,增強投資信心。

    第四個方面,要完善透明的項目信息披露,我們國家建立的PPP項目庫,統籌負責全國PPP項目的管理和信息公開,“一帶一路”國家也可以通過充分公開項目信息,促進項目流程的系統化,來促進項目的規范運作,營造公平競爭的環境,提升各國投資者的吸引力。

    另外對于投資者來說,也要充分發揮PPP模式的本身理念和優勢,來為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國投資者,參與“一帶一路”的項目帶來幫助。首先,我們知道PPP是強調物有所值的理念,要求投資者不僅僅是為項目提供投資帶來資金,更要帶來先進的技術,管理理念和運作的能力,以實現物有所值。在“一帶一路”的投資當中,更要秉承物有所值的理念,充分發揮投資者和其他主要參與者的能力和優勢,為當地國家提供物有所值的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這樣,才能使得我們的項目更受到當地國家的群眾和政府的歡迎,可以顯著地降低投資風險,實現項目的可持續運作。

    其次,PPP強調建立伙伴關系,“一帶一路”強調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因此,在“一帶一路”的投資當中,投資者更應該秉承合作共贏的原則,建立各類伙伴關系。在股權投資上,就像梁總分享的可以考慮建立聯合艦隊,邀請所在國的企業,邀請EPC的承包商,原材料的供應商或者是運營商這些相關方共同投資。也可以請合作國的合作者來實現更高水平的運作,同時分享利益,分擔和降低項目風險。融資層面,投資者不僅僅是可以考慮國內的銀行進行融資,也可以發揮國際多邊金融機構和外資銀行的融資,也可以嘗試進行基金創新,在項目上推行一些包括項目債券在內的融資方式,來對接國際化的機構投資者,實現國際化融資,可以進一步降低項目的政治風險和項目的融資成本。

    在項目的運作層面上,投資者要充分考慮當地的社區居民、員工、環境和項目終端用戶的利益和訴求,實現互惠互贏,為項目的穩定運作奠定基礎。我相信如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府能夠充分借鑒中國的先進經驗,同時各國的投資者都能秉承PPP的先進理念去進行“一帶一路”的相關投資,“一帶一路”的相關投資一定發展得更加順利、更加安全和更加有保障。

    在整個風險防范,特別是我們在海外做投資,肯定風險高于國內,更加關注風險的防范,風險的各個方面、各個種類類型也會更加的豐富。像您說的這個風險共擔和風險的合理分配也是至關重要的。因此我覺得一般我們都會建議投資者去海外投資的時候,一方面要秉承風險分配進行合理風險合理分擔,同時也要進行建立全方位的風險防范體系。我們去海外做項目,會建立低層的防范體系關注國家的國別風險,其實有些國家,如果說經濟發展趨勢是惡化的,法制是不健全的,像這樣的國家,特別是有可能沒參加《紐約公約》、《華盛頓公約》,可能對于國際投資爭端的保護都會有很多的障礙。在這樣的項目上,我們會建議投資者不要參與國家的投資,因為你只要進去了一個錯誤的國家,后續的風險防范等都會失效,這是第一個主要的風險防范層面。

    第二個重點是在項目的合同上面進行風險防范,這里主要指的是風險合理分配,風險共擔可能也分幾個子層面。首先要使的這個項目在整體風險上,實現投資者承擔適應的風險,同時合同的對手方,也就是這個項目在中國PPP里面,也能夠承擔相應的風險,這是合理的分配。比如說一般在主要的“一帶一路”國家,發展中國家,在他們國家,可能安全風險、土地的風險是非常大的,所以應該有機構去承擔。

    第二個,在機構承擔,如果出現履約,我們得對于他的一些信任或者能力不足的情況下,我們也需要能力安排,由國家的主權政府對他們的履約提供額外的主權保證。此外,就像前面大家也都談到的,在整個PPP合同結構當中,充分發揮各個參與方進行合理的風險分配,發揮他們的優勢。比如說就像梁總的技術問題,在整個PPP項目結構當中把涉及到技術和建設的風險,可能就要分配到EPC承包商這里,確保有足夠的能力承擔相應的風險。在整個項目的合同當中,對于一個項目的風險進行合理分配;

    第三個,主要是在項目的回報機制設置上,比如說在“一帶一路”國家投資,可能很多高的通脹風險,高的匯率風險,像前面唐總也提到,我們可不可以通過在回報機制上做一些掛鉤,做一些Renovation實現部分的這些風險轉價和轉移安排,這上面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個,對一些不可抗力風險的承擔,可能要安排更為嚴密的商業保險,來去做風險的承受。一般在國內的PPP項目中,可能對于不可抗力的商業保險安排會比較的粗放一些,但在國際項目上,商業保險安排是否嚴密,對于項目的可融資性也是至關重要的,那么在建設期不止要有所謂正常的一切責任險,建設施工一切險,還需要延遲竣工險,可能還要有營業中斷險等等一系列的保險安排??赡芡ㄟ^中信?;蛘邍H金融公司提供的政治保險來覆蓋對方政府可能出現的違約風險,對方國家可能出現的戰爭,會對限制或者國有化征收的風險。整體來講,要構建比較完整的風險防范體系,謝謝孫會長。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關鍵詞:PPP,PPP項目,PPP模式,PPP融資論壇,一帶一路

    責任編輯:中國PPP門戶網

  • 上一篇:【PPP融資論壇】圓桌論壇——PPP助力生態環境治理

    下一篇:【PPP融資論壇】圓桌論壇——PPP支持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

  • PPP門戶微信公眾平臺_中國PPP門戶網_PPP模式_PPP行業_PPP資訊_PPP咨詢_PPP大數據_ppp項目_PPP培訓_PPP案例_PPP導航_PPP專家_PPP全程一站式服務
  • 廣告
    關于我們服務協議隱私政策開放平臺廣告服務商務洽談企業招聘客服中心全站導航微信公眾號信譽檔案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信息舉報中心武漢市公安局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陽光綠色網絡工程版權保護投訴指引網絡法治和道德教育基地湖北省通管局
    Copyright?2014-2018 湖北中財資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丨ICP經營許可證:鄂ICP備15004398號
    歡迎訪問 PPP門戶網! 內部管理人員登陸查看站內數據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码二月十四号